Urbanism

生日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支持諸眾之貌:亞洲社會運動圖像 出版計畫(2017/09/15 00:00正式上線)

去年,我收到四份生日禮物。
一份是手繪的肖像,一份是親自唱的歌,一份是防小人的法寶,一份是印有我照片的紅酒。有同事的親手蛋糕。驚心動魄的熱情,黏稠的嫉妒,心動的臉龐,還有思念人兒從遠方突然回來的驚喜,

今年,我收到四份生日禮物
一份是58度高粱,一份是六人份的摩卡壺,一份是手繪的貓咪抽煙畫作,一份是德制的皮繩銀手環。還有兩個人妻與一位熟女的祝福,加上瘋狂學生的祝賀卡與啤酒塔。

人變了,親密的變陌生,陌生的變好友。每一年收日都考驗著生命的網絡,還有親近與仇敵的速度。我最思念的兩個人都遺忘了我的生日,雖然我最終也會忘了她們的生日。現在,以後,老死,都快得很,無須惆悵太久,自然也不會悲傷太久。我寫了個不成樣子的第一封信。(12/10/2012 – 01:24)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