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urnal

城鄉所三十二年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最終,我不知道我怎麼回到家了,丟了一只鞋。被朋友與學長學弟熱情的擁抱,好像悼念最美也是最後能夠懷念的青春歲月。就這樣,我們讓台上建中北一女的傳統繼續再現其價值系統,基進的但要是最好最聰明的學生,這才是城鄉所最大的問題。1/3的學生創造了過多的聲譽。(01/08/2008 – 07:55)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