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南部兩廳院的惡兆:衛武營十字樓飛灰湮滅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支持諸眾之貌:亞洲社會運動圖像 出版計畫(2017/09/15 00:00正式上線)

昨天請學生與助理幫忙拍了衛武營十字樓的照片(點選看更多現場),才驚覺在選舉的浪潮下,無論擊掌還是向前行,無論木馬還是真馬,在喧鬧中我們不但對不同黨人慘忍,對台灣的歷史更為慘忍。這是即將公布的新聞稿件。總之,台灣官僚對「利用空間再閒置」是非常專精的。關心人士,可聯絡OURS。

————–

高雄衛武營十字樓慘遭拆除,古蹟審查委員徒呼負負

正當南部國家兩廳院衛武營標榜國際級的規劃如火如荼的進行之際,營區中許多具有歷史保存價值的建物卻慘遭拆除的命運,在一連串的長條型兵舍與庫房相繼被拆除之後,令文化界人士扼腕的事又再度上演,就在3月16日這天,曾被高雄縣古蹟審查委員指定為古蹟的十字樓竟在一夕間拆毀而僅存牆壁一堵。

這座建築是為磚與RC混造的結構,雖然其原始用途眾說紛紜,但幾乎可確定其為營區中最原始、最具特色的日治時期建築物,高雄縣政府曾啟動了多次的文化審議會議,討論衛武營內建物的文化資產價值,多數委員也咸認十字樓具備相當之獨特性及歷史性,決議以登錄古蹟或歷史建築方式保存,但高雄縣政府卻遲遲不發布最後之審議結果,並主導將象徵衛武營的最後一個實體建築毀壞解體,而本應悍衛文化資產的公部門卻在商業開發的利益考量下,扮演起劊子手的角色;文化行政部門的失職與違法、縣政府的顢頇與強權,昭然若揭。此事較諸先前營房被拆除的事件更令人痛心疾首,也更另人不敢置信,而縣政府之視文資法如敝屣,視古蹟審查會議決議為具文,文資悲劇的重演實令文化界人士難以坐視不顧。對於發生此一不幸的事件,曾參與審查的委員表示深切的遺憾與痛心,並呼籲各界共同關切。

文建會在早期規劃衛武營區建物的用途時,曾由民間技術劇場協會提出構想,希冀能活化利用八棟營房,供表演藝術團隊的排練與演出之用,亦可扶植地方團隊,並蘊育南部的藝文風氣;然而,公部門卻以駁二藝術特區等閒置空間再利用未達預期理想、政府無法負擔營房空間再利用的成本等為由,拆除了多棟建物;回顧過去連續三年由高雄縣政府所主辦的多項大型的展演,如2005年的台灣設計師博覽會、2006國際娃娃節、2007高雄縣世界偶藝嘉年華均為透過連棟營房的空間所營造的主題性活動;如今碩果僅存的四棟建物,僅充當公部門的辦公廳舍,與間歇性的表演活動;所能匯聚的藝文能量相較之下相當有限。

衛武營由軍營變身為都會公園,再變身為南部國家兩廳院的過程,是為民進黨平衡南北長期的文化資源不均的一項利多的施政,然而由上而下的強勢主導,大量挹注經費於硬體的建設,卻未有周詳的提昇南部藝文水平的軟體配套,且在開發利益的強大誘因下一再拆除原本應善加保存利用的營房建築,終至全區夷為平地而後方休,公部門在行政裁量權的藉口下,違反文資法卻是一不爭的事實,都市改革組織獲知此一事件後,也積極呼籲各界同聲遣責高雄縣政府的不當作為。(03/18/2008 – 12:00)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