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sm Urbanism

美國品牌,布希民主,改變故事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自從Naomi Klein 開玩笑說,Bono可以作World Bank的總裁之後,似乎大家都喜歡這個主意。美國財政部長John Snow最近還說:「Bono是發展中國家的搖滾巨星」,他還加上:「這就是我羨慕的人」。

Naomi Klein 在The Nation的最新文章:Can Democracy Survive Bush’s Embrace?繼續說這個笑話的恐怖與美好。

美好的似乎是:白宮喜歡這個主意,因為Bono對共和黨說,「你們不應該將自己視為逐漸縮小公共領域的管理者,而是要當美國這家有權有勢私人資本公司的總裁。」「美國品牌現在有麻煩,這對生意大有影響。」,Bono在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還提出警告如是說。

恐怖的是,布希政權由衷喜歡這個點子,方法不是修正自己粗魯的政治,而是用一種市場品牌的偽學術語言包裝成:「改變故事」

改變故事,當然是品牌形象最重要的一環。帝國者,資本家,空間規劃師的最愛。美國最近的一個形象改造故事當然就是伊拉克選舉,像意識形態廣告公司想出來的名詞一樣:「紫色力量/紫色手指」(purple power)成為美國品牌在侵略伊拉克之後的威爾剛。伊拉克的選舉從「伊拉克人民想要從美國軍隊中解放出來」變成「在美國的協助下,人民完成追求民主的創舉」。品牌故事當然需要重複,於是布希說:「伊朗或者其他國家,伊拉克就是個好例子。」

當然,美國品牌就是:布希定義的自由強暴了民主。更恐怖的是,黎巴嫩、敘利亞、巴勒斯坦、埃及都被布希政權將其爭取解放的鬥爭折疊進極權主義和基本教義派的故事裡。除非經過布希恐怖擁抱之外,民主不會誕生。(修改後,刊於破報復刊351期 potsview)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