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vism Urbanism

邁向西方慈善的長征 ─ Live 8 , 搖滾,貧窮與正義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支持諸眾之貌:亞洲社會運動圖像 出版計畫(2017/09/15 00:00正式上線)

Bob Geldof在舞台上,講訴著二十年前的Live Aid的傳奇,他以近乎抗議的聲調說著,這是有用的。舞台後方螢幕上出現二十年前當初小女孩的照片,貧瘠乾癟奄奄一息,Bob接著說,她現在已經是個庭庭玉立的姑娘,剛從農學院畢業。隨後,瑪丹娜出場與這姑娘擁抱,大聲說:「Are you ready to start the revolution ?」,然後開始了她的成名曲 〈Like a Prayer〉。宛若一個西方慈善神蹟的鐵牛運功散版本。

的確,這次他們卯了勁,有了英國首相布萊爾的支持,Bob Geldof拉著U2 Bono的手,開始另一次邁向正義的長征(The Long Walk to Justice),與二十年前不同的是除了Geldof說不要捐款而要參與者的聲音外,還有AOL的線上即時轉播與可隨時上網欣賞的精彩片段(觀賞的視窗旁邊還有買賣表演歌手/團體的CD,紀念品,T恤的方便按鈕),有蒐集部落格RSS的科技公司Technorati利用現在網路火紅的tag潮流聚集來自全球的聲音,有MTV的現場轉播,有幾乎所有你叫的出來的明星團體,有BBC電台的日夜廣告。一日演唱會的外電照片比南亞大海嘯的還多。

舞台上的革命

舞台上的革命從來沒有成功過。1969年的胡士托克,1985年的Live Aid,現在喧囂全球的Live 8都一樣。68學運儼然成為九零年代消費主義的濫觴,69年的胡士托克奠定了心靈身體價值得以取代勞動階級價格的左派關懷,85年的援助非洲行動變成了展現西方慈善最正當的路途,05年的Live 8看起來,是這兩種典範的完美結合。出席的大腕們輪流在台上喊著團結我愛你你愛我,樂迷用手機傳簡訊作答(大概有三百萬英鎊的電信費)來換取入門票,(隨後即有人拿到eBay去拍賣),你可以即時收聽,全球連線,即便錯過了也無妨,事後還有儲存好剪接完美的精彩片段,還可順便購買一下出席團體的CD或者紀念品。「非洲」這個地名出現在標語中,但是真實非洲卻消失了,就如同日本東京演唱會媒體的頭條都是Bjork而非非洲真實現況的報導一樣,除了那個讓人作噁卻又痛心的廣告以外:每三秒鐘,非洲就有一個小孩子死亡,真實的非洲在到處都是非洲的標語中消失無蹤。

如果只是要讓蘇格蘭開會的八個老頭聽見聲音,實不用如此大費周章,Bono既然可以在世界經濟論壇上與德國總理合照,而布希身旁的種族歧視兼基督教原義鼓吹者的Jesse Helms議員自稱是Bono的樂迷,那意見上達天廳自然是很容易的。如果真要取消外債,既然大腕們都荷包滿滿,連比爾蓋茲都出席,這些明星捐上一月所得,加上微軟視窗每一份版權都捐一元美金,也許非洲的外債就可以緩好幾口氣。而或者,這些明星與全球資本公司如果都不那麼富有,那非洲貧窮自然成為歷史。

活動號稱是二十年前的傳奇再續,這二十年來,我們錯過了什麼以致於號稱的革命拖了如此之久,還可以如此大聲而臉不紅的喊下去?

西方慈善的陰謀

最近,布萊爾開始看上阿拉伯的石油。既然美國不可能在2015年前加倍提供對非洲的援助,布萊爾想到一個絕妙的點子來終止貧窮(make poverty history),就是讓中東的石油富國來拯救非洲。歷史上沒有比這個主意更諷刺了,債權人要一個同是受害人來買單。

知名的北美反全球化作家Naomi Klein就提出了另一個好主意:何不讓非洲的石油來拯救非洲?熟習非洲歷史的人不會不知道,非洲窮困不是因為非洲養不起自己的人民,而是第一世界的剝削與當地政府─地主─資產階級三合一的剝削,這是《綠色革命》一書早在二十年前就提出的。非洲早就有人企圖要「終止貧窮」了,Klein指出一個例子:如十年前被奈及利亞處以環首死刑的人權與革命鬥士Ken Saro-Wiwa,與他一起赴刑的還有八位Ogoni族的行動者,他們的罪名是膽敢宣稱奈及利亞一點都不貧窮,奈及利亞是富有的,而是政治選擇讓西方的跨國公司賺錢而讓人民窮困潦倒。

Ogoni族人是居住在尼日河三角洲約404平方哩大小面積上的原住民族,約有五十萬人,被分成八個國家,在一次因為抗議殼牌石油剝削/瓜分他們居住所在地而爆發的運動 ─ The Movement for the Survival of the Ogoni People (MOSOP)後而為世人所知。這運動要求殼牌石油補償從1950年以來佔據他們的土地所生產石油的利潤,約三百億美金,殼牌石油尋求奈及利亞政府協助,而政府將槍口指向抗議人民。Saro-Wiwa審訊時告訴法官:「我和我的伙伴不是要接受審判唯一的人,還有殼牌石油,這公司,終究一日也要接受審判的。」十年後,百分之七十的奈及利亞人每日生活費不到一美元,而殼牌石油仍繼續賺取暴利。赤道附近的幾內亞,與艾克森石油公司(Exxon)簽訂的石油合約,第一年只能拿回利潤的百分之十二,這即便在殖民時期都是醜聞。

所以Klein才說:這樣的故事才是非洲貧窮的原因,不是缺乏政治意志而是為了追求利潤的安排。地球上最貧窮的土地,非洲的撒哈拉沙漠周遭,根據世界銀行2003年的報告,是全球投資報酬率最高的區域。非洲窮是因為他的投資者與債權人是如此的富有。

絞索,不是手環

參與Live 8的人手一環,好像麥當勞的手環一樣,Naomi Klein說,那不是手環,而是絞索。Bob Geldof和演唱會的工作人員費盡萬苦將上百萬人聚集在愛丁堡、柏林、巴黎、東京、莫斯科、多倫多、費城、倫敦,甚至到了南非的約翰尼斯堡。但這似乎是個恥辱,從世界各地聚集而來的白種人是個巨大的泡沫,在權力前面請求。如果,參與的人手牽手宣稱自己不是終結貧窮(那隻活動手環上的字)的主角,而是絞索,是致命經濟政治下因為缺乏醫藥與乾淨飲用水,缺乏正義而奪走許多人生命的絞索,也是殺死Saro-Wiwa的絞索,這樣是不是比較接近事實?

去貶低Bob Geldof和Bono對非洲問題的努力是愚蠢的,他們的確形成了一個看的見之全球議題,動員百萬人,無論以何之名,無論參與樂手有沒有憤怒或者托派革命的情懷。他們最大的問題是,他們假設非洲問題最後的仲裁者是高峰會的領袖,而群眾則依據G8老頭們開會的結果給予掌聲或譴責。這等於是租借正當性給權力者,Bob Geldof 和 Bono的慈善哲學將貧窮的敵人當成拯救者。

這樣的哲學從來不是一條邁向正義的長征,而僅是西方慈善事業的另一次高潮而已。(刊於破報復刊號367期,2005年七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