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眾之貌

#1 帝國三部曲(上)之六:抵抗,危機,轉型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支持諸眾之貌:亞洲社會運動圖像 出版計畫(2017/09/15 00:00正式上線)

****
新的帝國崛起,不同於英法在18世紀末開始的殖民戰爭,不同於二戰後美國在世界範圍內的霸權統治,帝國是一個權力系統,由其諸眾對抗而浮現。我們將從麥可‧哈特(Michael Hardt)及安東尼奧‧奈格里(Antonio Negri)三本書,《帝國》(Empire)、《諸眾》(Multitude)、 《大同世界》(Commonwealth)開始,進行當代全球政治與反抗主體的疏理。

講者:黃孫權
時間:2016年1月23日
地點:台北公館
整理:张芳绮
校對定稿:黃孫權

****

(接續上次的回應)

提問:我很好奇,他講的方法上可以理解,但這麼做有目標嗎?比如說馬克思有描繪讓勞工覺得只要做了某事,可以達到我理想的生活狀態,可是他提出的這個就是因為我不爽帝國,我要打破他,可是打破之後,他好像沒有……,因為我覺得人畢竟不是超人類型的,比如以前抗爭是為了宗教或是為了理想,他有一個形象的東西讓你能夠吃苦耐勞,排除一些行政制度上的麻煩,達到比如說像《進擊的巨人》那樣到處跑來跑去的巨人。可是如果只是單純地想逃亡、流浪、成群移居,那不就也只是跟那些巨人一樣跑來跑去而已?我沒有辦法想像出一個比較具體的,假設他們把這些怪咖集結起來,他們又會被約化到一個族群,又會團結起來,又慢慢的走向老路子,我的想像是這樣。我想知道他們理想中的目標是怎樣的狀態?這麼做事為了達到什麼樣的目的,我是想知道這點。

這是非常好的問題。反抗、逃亡是具有自我增值、自我生產的概念,而這種自我生產、生命政治再生產是有機會可以抵抗資本主義的。這裡描述的人,借用康德的說法,人活在世上,不是要完成特定目的,比如成為建築師、科學家、藝術家,人才是人的目的。以前政治人物的抗爭形象,無論是切格瓦拉還是毛澤東,都有非常突出的領導者的形象,有魅力領袖或者先鋒知識份子無疑非常重要。然而帝國的構成跟壓制反應的方法已完全不同,任何運動的領導者都可以很快的被商品化,想想太陽花運動兩個吉祥物的按摩棒商品!帝國是不會跟你硬幹的,你抗議,它吸納,運動領袖成為政黨成員,這已經是厭俗的老套了。

這涉及諸眾,涉及到情感的溝通跟圖像的操作。奈格里說,我們要問的並不是諸眾是什麼,而是諸眾可以成為什麼?不是我們是誰,而是我們要幹嘛?問題是”成為什麼”如何發生?如果我們是透過相互溝通與支持來建構共同體(the common),那什麼是有效的共同體?不至落回你質疑的舊道路上?

美劇《新聞急先鋒》(*The Newsroom*)裡有一集,他們訪問了佔領華爾街其中一個年輕的女孩子,記者問你們佔領華爾街要幹嘛?有什麼目標,想達到什麼?她一時回答不出來。當時的確很多年輕人說不出來。是去參加了以後,跟人互相溝通以後,才知道要幹嘛。也就是說,需要透過一個共同的行動,辨識彼此,連結世界與他人,在一起時發現意義,透過抗議累積經驗,才會知道要的是什麼,才成為自己。所以Castells在研究2008年金融風暴後的社會運動後,有一個很經典性總結段落:

They created experience out of defiance. They self-mediated their connection to the world and the connections among themselves. They opposed the threat of violences which peaceful assertiveness. They believed in their right to believe. They found meaning in being together. They did not collect money, nor did they pay their debts. They harvested themselves. They harvested the salt of the earth. And they became free.
(Networks of Outrage and Hope, p198. 2012)

They harvested themselves. 我從我自己身上收穫。

各位想想太陽花是不是一樣?我有很多學生以前完全不關心政治,你講半天左派革命他們就是不動,太陽花他們就全部都去了,雖然去的理由完全不一樣,去了以後也發現與他們想的不一樣。但是參加了以後,開始跟不同人交談,開始跟警察,媒體說話,開始透過行動來確立目標,透過目標才知道自己要什麼樣的生活。這就是奈格里講的「諸眾」之形成。個體在共同行動中,互相溝通互相支持,在一起,諸眾就浮現了。

佔領華爾街一開始只是加拿大一個反廣告反消費的組織[Adbuster] 發起的,就是組織每年一次[ Buy Nothing Day]的那個組織,隨口號召的,想說哪一天來公共場所聚會一下吧,結果沒想到去這麼多人,一周之內兩千的人參加,一個月之後就增長到好幾萬人,從美國二十幾個城市開始,ㄧ下子變成全球運動。諸眾普遍感受到某種壓抑跟苦難,可是說不清楚敵人是誰,所以佔領華爾街運動目標可能有一千個,每個人目標都不一樣,帝國沒有的主權,沒有皇帝,金融資本不是一兩家公司說了算,於是佔領華爾街能做的只是「改變一切」(這也是佔領運動很突出的口號之一),而改變一切不就是改變生活嗎?

 

en: Buy Nothing Day demonstration, downtown en: San Francisco

2011,九月十七到十月九日的佔領運動。取自Castells 2012. networks of Outrage and Hope. p164

之後蔓延美國五十洲,上千個城市。 取自Castells 2012. networks of Outrage and Hope. p165

提問:可是那樣的行動激情可能會被導引到一個符號上?

奈格里說過什麼叫諸眾?諸眾是 living fresh,就是小鮮肉的意思(笑),諸眾不是一個身體(body),身體是已經被塑造(form)完成的物件,身體是乘載了傅柯說的那種生物權力的物件。你已經被塑造好是一個台灣人,你的身體被塑造成一個文明人,你去捷運的時候不敢吃東西,上手扶電梯的時候要靠右邊,這個遵守規則的”物件”叫身體。小鮮肉是流動的,軟趴趴的,能動性很高的肉體。當然,可能性都會變得不可能,小鮮肉變成無聊成年人,運動被符號化了,領導者成為政治商品。但是,讓我們都暫且回到小鮮肉的狀態,就好像重訪青春一樣快樂,跟他者,周邊的人溝通、交往,不交往不會有共同性,沒有共同性諸眾不會產生。

一開頭我有提過,作者有三個非常具體的訴求:全球公民權社會工資(除了北毆一些小城市實驗,近來最好的例子是肯亞成功的故事)、重新撥(挪)用生產工具的權利。《帝國》是兩千年寫的,他說要求社會工資,這大家會覺得很荒謬,怎麼可能。後來美國社會學家Erik Olin Wright,曾擔任過美國社會學學會主席,有一本書叫作《真實的烏托邦》(Envisioning Real Utopias,2007),說我們應該要求社會工資,無差別的給所有人一樣的錢,會對經濟有好處,當時提的時候沒有人理他。可是你看歐洲荷蘭,很多國家城市開始實驗了,發了全民工資,也取得一定的實證主義的成果。我們以前不敢想像,可是現在成功了,奈格里兩千年的時候就也提出社會工資了,這就是想像力,歷史主義雖然不能也不應該取代歷史,可是我們對歷史要有想像。如果我們對未來沒有想像,現在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費的。你當然可以說他們是痴人說夢。全球公民權就是我剛剛說的移民跟移工都可以拿到當地市民權的權利,在中國大陸,很多人到上海北京作一輩子但他們不是市民,好一點的只有暫住證,無能與市民享受同樣的城市福利,孩子不能念公立學校,連私立學校都不行。

先記住這些吧,我們下週繼續。

反抗,逃亡,流浪,成群移居,出⾛(exodus)。遷徙的幽靈圍繞在帝國上空。⼈類學的出⾛ (anthropological exodus)。創造非場所的新場所。後⼈類(postman)。班雅明所謂的「新野蠻⼈」就是要重新開始。Deleuze and Guattari說:為何⼈們為了他們的奴役⽽頑強奮⾾,就好像奴役是他們的拯救⼀般︖

****

  1. 贊助這個計畫
  2. 寫作實驗計劃說明
  3. #1 帝國三部曲(上)之一:前言
  4. #1 帝國三部曲(上)之二:義大利自主馬克思運動
  5. #1 帝國三部曲(上)之三:從帝國主義到帝國
  6. #1 帝國三部曲(上)之四:最大的文創產業–國族國家
  7. #1 帝國三部曲(上)之五:英國下午茶與印度農場

其他相關文章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