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沒有歷史,只有市場

Go to the profile of Huang Sun Quan黃孫權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1985年,那時尚存的重要建築設計書評《Design Book Review》主編英格索爾(Richard Ingersoll)訪問了威尼斯建築史學家塔夫利(Manfredo Tafuri)有關批評的主題,於1986年刊出題為:「沒有批評,只有歷史」(There is no criticism, only history)。我常笑稱說這是獨孤九劍第一式,做為研究歷史與理論起手式,學會了可以行走江湖而不被媚俗神話所矇。

繼承傅柯(Michel Foucault)知識考古學與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的歷史觀,塔夫利認為好的歷史研究要創造一種人造距離來維持研究主題的客觀判斷,要小心操作性批評,那些設計過去的歷史為了捏造現在與未來的可能。他說:「歷史是用來袪除鄉愁而非鼓舞它的」,我們無疑可以一句抵萬句的拿來分析一切。然而今日,如果以前的歷史需要設計來符合日後保守主義與資本主義對未來的需求,現在則是明顯的由市場推動著歷史,市場從來沒鄉愁的。我想塔夫利若仍活著一定不會同意,但我們應該更基進(或徹底的唯物化)的說:沒有歷史,只有市場。

日前發明萬維網的柏納.李(Tim Berners Lee)在英國《衛報》上發表公開呼籲,要「拯救」互聯網,因為三大趨勢令他感到擔憂:公眾失去了對個人數據的控制,誤導性的信息太容易擴散,政治廣告需要透明度和理解。早在川普(Donald Trump)當選引爆臉書公關公司操作大數據(那篇有名的〈川普如何贏了?〉〔The Data That Turned the World Upside Down〕)獲勝之前,美國嬉皮資訊工業的敏感心靈就老喊著大數據要社會化,政府資訊要公開化,對於演算法統治的擔憂,要復興黑客倫理的精神的呼聲,就好像商業流行音樂中的搖滾歌曲,聲嘶力竭仍是資訊-商業體系的一部分,彌補了嬉皮-技客們的社會良心,吸納了他們的悲痛。在歐陸,由於離「雲端」較遠,繼承了批判哲學傳統,擔心大數據會終結了社會科學,開始另闢蹊徑,敞談新知識論,後人類世,「人性始終來自科技」的技術哲學大逆襲。

在單一語言最多網民的中國長城內,人們在和諧氣氛中發憤向上,不但沒有悲痛,還仍在世俗世界打拚。其網絡蓬勃如同中國好聲音,充滿了正能量,愛(國),努力,(會)成功(LES)。在偽裝成資訊管制的保護政策下,培養了世界最大的購物平台,全面覆蓋的物流體系,通往歐陸的貿易直通車(從義烏直達倫敦與伊斯坦堡),還有世界上所有數位交易總和不能及的線上交易量。與柏納.李的擔心不同,中國人民擔心的是微信平台封殺微商,擔心爆款假貨大於假新聞,擔心廣告無法深入每個日常生活媒介。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2015年起,中國農村的電子商務發展已經超越主要城市,如今在淘寶上有超過十分之一的網路訂單來自鄉村地區。阿里巴巴估計2016年農村將有4,600億元的市場。

RTX1MHA8資訊科技的市場在中國寫下了完全不同的城市貿易發展史,從電商、淘寶村、電子商務中心,到這一兩年興起的微商,徹底改變了我們認識的都市化進程,以及讓我們看到馬克思理論化資本主義之形式吸納與實質吸納的最後終境。根據阿里研究院2016年的統計報告,光是淘寶村的交易量就趨近六萬個億人民幣,全中國有超過1311個淘寶村,135個淘寶鎮,估計直接創造84萬個工作機會。淘寶村絕對是罕見的資本主義平民崛起的新歷史,農民接受了非紙幣的錢幣,賺到了樓房,現在除了上樓(國家徵收獲得鉅額賠償費)成為無所事事的土豪外,現在可以名正言順的當黑馬(義烏的黑馬會,是有名的白手起家的青年創業成功者聯誼會),透過電商成功創造不離村工作,甚至罕見的反都市化過程情況。青年返鄉不是如台灣青年般的搞搞咖啡店,手工肥皂還有有機農業了,他們生產,經營,他們包裝出售,他們還提供本村還有外省人工作機會,他們還實現了台灣喊了多年的一村(鎮)一產業。成功者慢慢脫離自家「客廳及工廠」,買下村裡政府規劃的工業區辦公室,或進駐由專業管理公司經營的電商中心。這一切在台灣都經歷過,台灣農村歷經了工業化與城市化的嬰兒階段,中國農村則參與了電商的飛奔時期。崛起的淘寶村正是流動空間(金流、物流、資訊流、區塊鏈)與實體空間(城鎮經濟與都市過程)相互生產。

電商的成熟造就淘寶村,淘寶村升級成就電商中心的創業群聚。鄉村人不進城了,因為城市自己來到你村口。資本主義的實質吸納本來到此已經極致。按奈格里(Antonio Negri)的想像,諸眾的唯一出口就是出走,創造自己的工作,生產自己的生命政治。這時微商上場了,資本主義的實質吸納來到你朋友圈,進到你生活圈,你所有的生活與社交關係全部都是可以營利的,你只要經營你自己,微商做為資本主義化網絡化的最後一哩,朋友圈的新傳銷產業成就了無數白手起家的故事。每個故事的成功度都破表,誇張到令人不敢置信。

在義烏,往高鐵站的二樓長廊邊的燈箱廣告,全是微小商品的廣告,內衣、女性保養品、襪子,沒有一個中國或國際大品牌廣告。這些日常需要重複消耗,必要的小商品,是世界小商品之都義烏的新興力量,微商將是撐起未來三年中國最大的社會與經濟力量。

站在現實這邊,就會覺得藝術荒謬。站在大數據這邊,社會理論可以拋棄,站在演算法這邊,福爾摩斯的演繹法只是明星算數學,站在市場(民眾之所利)這邊,塔夫利當不勝唏噓。

本文原收錄於典藏・今藝術第294期。・後轉載於《關鍵評論網》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

發表迴響